重慶晨報記者 王鑫 實習生 肖詠 報道
  昨日是元旦小長假後的第一個工作日,但4歲半的敬敬沒有去上幼兒園。爸爸周建軍專門給他請了一天假,帶著他去260路公交車調度室道謝。
  如果不是一個個好心人多留了個心眼,周建軍或許再也見不到他唯一的兒子。
  嚇 孩子小區內走失
  昨天上午10點半,敬敬剛走到樓下,小區的鄰居就圍了上來:“敬敬娃兒,你昨天跑到哪裡去了喲?”“敬敬娃兒,來,抱一下。”
  敬敬所住的小區是沙坪壩楊公橋友愛村,這裡是原無線電廠的家屬區,是個老小區。前天,30歲的周建軍和妻子曹寧一大早就加班去了。
  上午9點多,楊承翠帶著孫子敬敬到附近的菜市場買菜。途中,楊承翠正好碰到先出門的小兒媳黎仁瓊帶著兒子在吃早飯,於是她把敬敬交給黎仁瓊照看,自己去買菜。
  吃完抄手後,黎仁瓊帶著兩個孩子回到小區。這個時候,黎仁瓊的兒子想要小便,她就顧著照看兒子,等安頓好兒子,黎仁瓊才發現:敬敬不見了!
  小區不大,樓下的老人也不少,可問來問去,沒有一個人註意到敬敬。只不過一兩分鐘的事,孩子就沒影了。黎仁瓊以為敬敬先回家了,趕忙跑回家看,依然不見敬敬的蹤影。
  喜民警送孩子回家
  黎仁瓊蒙了。順著小區的斜坡走上去,爬一段梯坎就是楊梨路,過往車輛多且車速快,萬一敬敬走到馬路上可就糟了。
  黎仁瓊一邊給周建軍打電話,一邊上馬路繼續找。不久後,周建軍和曹寧先後回到小區,一起找兒子。可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敬敬的消息。“當時真覺得娃兒找不回來了,我也不敢往後面想了。”周建軍說道。
  前天中午11點多,正在著急尋找敬敬的一家人聽到了鄰居傳來的好消息:民警帶著敬敬回來了!直到看到民警和敬敬,一家人懸著的心才總算放下來。
  疑孩子被人帶出小區
  因為孫子前天差點走丟,對於記者的採訪,楊承翠顯得很警覺,示意兒子要先確定記者的身份。看到記者出示證件後楊承翠這才放心。
  周建軍說,敬敬回家時他問過兒子,是跟倒別人出去的嗎?兒子“嗯”了一聲。問是男的還是女的,兒子說是“女的”。他繼續問是老孃孃還是年輕的孃孃?兒子說:“是老孃孃。”
  “娃兒說他先坐的是228路,後來還換了車。”周建軍說,兒子告訴他在換乘前,那位“孃孃”還在路邊買了一杯銀耳湯給他喝。不過,敬敬年齡太小,表達能力有限,問起那位“孃孃”長啥樣,敬敬“嗯”了半天都沒說出來。
  幸 乘客駕駛員留了心
  從公交車駕駛員和調度員那裡,周建軍才知道,娃兒能回來,多虧了一個個好心人的幫助。
  前天上午11點左右,駕駛員王柏棟駕駛著260路公交車從新橋開往沙坪壩站西路。當車子行駛到高灘岩正街時,車尾一位乘客的喊聲吸引了王柏棟的註意:“哪個的娃兒,大人都不看倒起,摔倒了啷個辦?”
  王柏棟從車內後視鏡看到一個穿著藍色羽絨服的小男孩正在車廂中部走來走去。當時是下坡路面,彎道又多,王柏棟也提醒了一句:“家長要看好娃兒。”
  王柏棟發現,當時並沒有乘客把娃兒帶回去。他以為這個娃兒是跟父母走失了,於是王柏棟把車停到路邊,把娃兒安排到駕駛室後面靠走廊的座位坐下。就這樣,他把男孩帶回了調度室,並向調度員王平說明瞭情況。王平猜測,如果敬敬是被人拐走,那帶走他的人很有可能在公交車上,但怕露餡不敢答應。隨即,王平報了警。
  見到身穿警服的民警,敬敬沒了警惕。民警問敬敬家在哪兒,敬敬回答說:“在楊梨路,衛星半島。”
  警在小區也不能疏忽
  從友愛村到站西路相距約3.6公里,從娃兒走失到找回經過了兩個多小時。周建軍無法想象,如果沒有好心人的幫助,兒子可能會有什麼遭遇。
  周建軍說:“我們都沒有打罵孩子,畢竟這不是他的錯,倒是我們這些家長,應該敲個警鐘。”
  周建軍除了想對幫助兒子回家的所有好心人表示感謝外,也想提醒其他家長,“看似最安全的地方或許就是最危險的地方”。他說:“一般出去玩的時候,我們都很小心。但是在小區里,我們往往覺得離家近,熟人多,孩子不會出現什麼危險,於是就疏忽了。”
  記者手記>
  我們多一份關註
  孩子多一份安全
  不管敬敬是不是被陌生人帶走,能再回到家就是幸運的。
  這樣“不幸中的幸運”正越來越多,從“寶貝回家”到“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越來越多的普通民眾加入到“打拐”的社會力量中來。他們留心那些街邊乞討的兒童、留心那些感覺不像是親子關係的“一家人”。也正是這樣的關註,讓“敬敬們”找到了回家的路。
  除了父母要加強防範意識、讓孩子熟記家庭地址和父母電話外,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普通市民願意多留心看到抱孩子姿勢不正確的“父母”,對孩子啼哭不管不理、甚至拳腳相加的“親人”、孩子做出危險行為時不聞不問的“家長”,大家要及時報警,讓更多的孩子回到父母身邊。  (原標題:家長大意 4歲半男娃小區內走丟 司機有心 2小時後孩子安全回家 )
創作者介紹

防水工程

dd11ddyt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